電彩造花

Mayuzumiです!=黛子。
主Vocaloid 痴汉系Jin厨!
bg百合腐向都有
漫威浅入坑 铁人/小蜘蛛/寇森
侠风傅剑寒love 基本上什么都吃

尝试登月中 大概会写点事件簿/fsf/魔夜/fgo 的样子



-箱庭を抜けて、僕は君を愛するから.

这样我们就敢于爱上彼此。
哪怕我的爱如同扑火的飞蛾,哪怕我的心撞碎成鳞粉。我还是愿意捧起那抔灰土,怀着天真的敬意,看它随风画出旗帜飘扬。
我不惧春天。
我在谷中,春意在崖底逡巡,春水映着穹苍,是风一过一碧千重。伶仃的新的花朵,领着春寒料峭,颤巍巍地绽开,从此掀起一场合鸣。
你在山头,红雪落尽,悠扬的琴声归远,眼底敛起无垠的天波。一盏孤灯照亮双掌,映着瞳孔的一点光亮,消融进沉沉的暮色。
我却惧你眉梢下堆积起风雪般的哀戚。
我的归处,是苍茫大海中的一粒孤帆。
你的去向,是我之上高远寥廓的天蓝。
想要听到却没能听到的话,即便是如此简单,如今你也许仍不会对我说出口。但我亦有太多所想,让你不曾知晓。
我想要看到你光明地活...

胜雪的白梅恣肆横陈,无名的过客凝神闭目,拢叶为笛,与花相依。
春来梅雪吹融成泥,绿荫漫过行人匆匆的步履,清亮的笛声已随风而去,再无痕迹。
落红犹不是无情物,人若能选择相知相守,又何苦恨相逢呢?只是太多无奈,都化作一声虚无的嗟叹。
我在雪上,一步一步,深深的脚印像在宣纸上留下墨点,我的剑和我的秘密总是沉重,于是我不发一语。
你在山中登高而望,无垠的一眼,天地偌大,留给你的却是一条促狭而绵长的窄径,那一头不知是过去还是未来。
雨夜,檐下风铃脆生生地响。一阵一阵,杂芜了我的思绪。
为什么呢。
模糊的面孔不置可否地笑着。
我们都像火一样地烧着自己。
剥离,撕裂,迸溅出最后一颗星子,然后化作一捻灰尘,散落在地表,或者成为...

春归岘匿

#故事的最后,青年又踏上熟悉而陌生的故地。

草木幽静,一陂春水,乱红如雨。
只有我知道,这里破落了。
对于你的故作余裕我亦佯装不知。
你曾答应要再带我回来,后来我在某处听闻你永远食言的消息。
那时的我一定会怨你,可在此与无言群峰默然相对的我也已经改变了。
你的心思,依旧很难揣摩。我曾有几次辗转反侧,不解是否这便是顺遂了你的愿望。你就这样决绝地舍下我,要将我放归过去了。
依照我们的约定,我带回一样东西。
现在的我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将它挂上屋檐,再也不需要你的守候和帮助了。
略显萧瑟的暮春的风,拂过双靥一阵微凉。
这一方小小的天地间,绝无仅有的声音。
玎玲,玎玲……
喧嚣如沸的人世,只有它带给我无上的清净。绵延起伏的风...

是谁多事入江湖,眼也累苦,心也累苦。

今日的我有一丝丝懂你了!
可是我完全不能将这份愧怍加在你身上……
如今,就连清水荡开涟漪般的梦也难以为继。
你的伤痕越来越明显,终于渗出了血,你好像星星在拼命发光,你像中学时代那颗划破天际的蓝色星粒,我,多么高兴遇见你啊,简直是喜极而泣,你的光耀短短一瞬却带给我那么多欢愉,可是你稍稍驻足就离开了,留下我一直一直怀想你的样子。我引你为幸福,引你为弥足珍贵的回忆,可是,我多希望你能如同我的快乐那样活下去。
你太温柔,你太放不下了……你的缺点太过明显,稍许的苦意蔓延全身。

大家好我又来号少艾了。
今天我懂你了吗,没有!
一想到也许到最后我都不能懂你,我就痛苦万分。
坠入黑暗不足为惧,怕只怕无法看到你。
所谓的光亮没有你算什么呢……
这个悲哀的破碎的时刻。
倏尔春来。
风铃清脆,在原地,花仍然开着。

我每天平均要号五遍少艾
……
怕不是等我真的看到那个地方连心理工作都做通了,唉。
你又是为什么呢!虽然现在尚不明了,也许我们始终不懂你。
为了坏朋友坏相处。这理由太过强势,我一句话都说不出……

东风落靥

好花不与殢香人。

那人仍然立在树下,沉静如粼光秋水。

青绿青绿的梅花叶,拢在唇边。

透亮的音色,流泻而下,飞去很远。

枝杈轻颤,白梅片片。

像星星落进地里,像月色濡湿他的脸。

殷红的花开在雪上,雪上茫茫疏影清浅。

踏雪无痕,雪下埋葬多少火光与泪眼。

暗香盈动,停栖在他的衣襟。

无名的池畔,枕着他的梦。

春风归去了。

一地绿荫。

一株黑莲。

即便错过了观星的时刻

静希草十郎中心,和青子的cb向。
时间设定在若干年后。


静希草十郎脖子上残留着的伤痕,在某日又重新作痛起来。
不同于血肉撕裂的锥心入骨,那是一种滞缓沉闷的钝痛。
难道自己的伤从未痊愈吗?难以名状的不安从脖颈一路钻进头部,搔弄着他的神经。他将绷带解开,对着镜子反复地摩挲着伤痕,那无名的疼痛仍然固执地宣示着自己的存在,却不见它有随着他的动作而加重或减轻一分一毫。
他明白过来,这疼痛绝不是出在旧伤复发上。追根问底,他理所当然地想到,自己是在为了另外两人的离开而感到懊悔。
在分别时,明明也没有多少感伤的情绪,于他的生活而言,只是那两人的身影忽闪忽闪,蓦地消失了,世界依旧秩序井然。谁又能永远留在他的眼底?他苦...

我怀想
棱棱分明的翅子
芳馥的三月
微光撕裂开的刹那
浮掠过涟漪般的白
酒一样的红
你是花开时节矜持的一抹淡色

我是妆点在你身上轻薄的金罗
我是触地粉碎的水粒霭霭散落
我是飘渺的恨
沉没在满溢出天际的星斗

我仍然想触及你
坚硬的果核
我仍然想剥下我
难掩的寂寞
我仍然保留着
绕路的借口
对你的爱情
最终只关乎我

© 電彩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