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彩造花

Mayuzumiです!=黛子。
主Vocaloid 痴汉系Jin厨!
bg百合腐向都有
漫威浅入坑 铁人/小蜘蛛/寇森
侠风傅剑寒love 基本上什么都吃

尝试登月中 大概会写点事件簿/fsf/魔夜/fgo 的样子



-箱庭を抜けて、僕は君を愛するから.

我怀想
棱棱分明的翅子
芳馥的三月
微光撕裂开的刹那
浮掠过涟漪般的白
酒一样的红
你是花开时节矜持的一抹淡色

我是妆点在你身上轻薄的金罗
我是触地粉碎的水粒霭霭散落
我是飘渺的恨
沉没在满溢出天际的星斗

我仍然想触及你
坚硬的果核
我仍然想剥下我
难掩的寂寞
我仍然保留着
绕路的借口
对你的爱情
最终只关乎我


向晚的空阔街道无限延展,细细长长的别扭信号灯杆微微歪向道路对面,与同样因为不自然增长的一截稍稍倾斜的路标相望无言。将它们相隔的是分明的斑马线,仿佛有谁悄然轻快地走过。
(不,一定有一个像猫一样的女孩,带着泪水与微笑蹲在那里仰起头过,如同谜如同风般浅浅一痕便消失不见。)
疏落的建筑物后大片大片紫色的天空,宛若永恒一般深邃静谧地悬在遥远的另一边。

雨霁,薄暮冥冥中的红色电话亭,方方正正,孤独而别致地立在街边,毛玻璃带着刚刚风干的水渍,像被时代遗忘——落单却依旧桀骜的英雄。

落在列车车窗上的雨水,均匀地画出一条直线。下方,橘色的灯火横贯一列。

温暖。

原文已经是半年前的文章了 我就不叨扰作者了!读完这篇分析 我非常喜欢!
说来惭愧 我是fa动画党 原作没读过 因为听说风评很差 于是人云亦云曰“神奇东出”“垃圾剧情”对原作嗤然笑之 我先向东出先生道个歉 私以为动画脚本和小说创作是两种东西 只看动画不看原作确实没资格堂而皇之地说什么“作者塑造失败”
当然 我个人看完动画 对其剧情的问题确实有点不满意 主要是从飞哥掏心那会儿就开始节奏崩坏了 感觉该做出来的没做好 但我的确又有被最后齐格怀抱着圣杯飞向里侧的一幕感动到 没错 我就是这么真情实感对这种牺牲自己救济人类的角色难以指摘 哪怕他确实不是很出彩的人物()
另外 因为某些感同身受的原因我对跟风黑简直烦...

原本我打算就此坐板凳了,可你又转头向我求助了。
我是抱着犹疑的。
唉。

唉我真的胃快痛得穿孔了————
我之前被lft毫无理由地屏蔽了四篇文字,都是不修改直接申请解屏给我通过的,这次发的草十郎相关又被屏蔽了,居然被驳回了,给小秘书发信息也不理人,于是我真是胃痛到爆炸。

繁星闪耀的四季

草十郎4.12生日快乐,魔夜也六周年了啊。那么魔夜2和3是在……?
全员友情向的贺文,字数一万的样子,其中第一部分是以前发布过的内容修改添加之后完成的。

总之,还是祝福可爱的草十郎,希望有一个幸福的结局呀。

春季。

在坡道上踽踽而行。

薄薄的樱花瓣,乘着一阵细碎绵密的雨轻巧地停在了少年的背上,也有几瓣如同翩翩蝶翼一般从他身旁掠过,引着他往前去。他抬起黑色的眼眸,仰望着灰蓝的天空,仿佛要沉溺进去似的。

摇曳的粉白渐染的花枝,无忧无虑地渲染着空气中沉静的温柔。像是面对姣好又羸弱的睡美人一样,偶然撞见的人们小心翼翼地路过,都怕惊扰了她的呼吸、她的美梦。

他不由得回想起故乡的春天。当雪...

这世界于我已成荒莽 你是凿穿杂芜盘虬唯一的光
尽管你在我无法触及的地方 对你的爱情仍然不惧风霜
我们终究会再次相遇 在那之前
我会缄默
我的惶惑 我的悲罔
都是我微不足道的行囊
我正因为毫不坚强 才会永远铭记着你的面庞

长路没骨凄寒披星光缕缕织成轻纱

【百合式傅明】某日酒馆

※其中包括未明(→未晞) 傅剑寒(→傅月寒) 任剑南(→任剑楠) 荆棘(还是荆棘)的性转
在自己的便签里偶然发现了一篇很久之前写的百合小文章 相当傻白甜 总之修缮了一下 还是发出来吧 图个乐子 不要当真XD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小二,再给我来一坛杜康——不,还是即墨老酒吧!”

小二应声道:“来了!”便喜笑颜开地抱着酒坛子朝店里的摇钱树傅月寒遛遛地跑来。

这傅女侠若是换上一身挽着飘带的裙裾,盘个发髻再配上一支簪子,肯定也是神女下凡般的明艳。她偏偏一套朴素的红衣,随意地披散着头发,系条白色头带便完事了。性子更是不输于男人的豪爽,不仅买酒时出手大方,酒品也好,分寸拿捏得极稳,...

可爱的小伙伴给我画了草十郎的头像!!!!
兴高采烈手舞足蹈地换上了 我永远喜欢草十郎!
开心 下次请她次登西╰(*´︶`*)╯

© 電彩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